Menu

《士兵突击》里就有下车之后战士颠吐了的画面,小雨淅淅沥沥不停

说起机械化部队,大家第一时间想起的都是威风凛凛的坦克和后面伴随的步兵战车,后面还有齐声怒吼的自行火炮,但是很少注意到默默无闻的履带式装甲运兵车,甚至存在感还不如各种风驰电掣的轮式装甲车。

下雨天,小雨淅淅沥沥不停,身处二十平明亮小窝,不低不高的四层窗外就是朗朗的二十四中;旁边,下铺的室友,刚服用了半瓶的白色酒精,浅浅睡去。不敢有大动作,稍怕惊醒梦里愁愁的他,刚对我说:“年轻人不要贪睡,年轻时贪玩,白发时就没得玩了。”

履带式装甲运兵车诞生之初定义是步兵的代步工具,招手即停的”战场出租车”,用于运输步兵和各种物资,再用自带的自卫火力支援一下步兵啥的,也算是个摩托化步兵载具了。

齁……齁……

但是作为”战场滴滴”,履带式装甲运兵车又有缺点,虽然空间大,但是乘坐的感觉并舒适,颠得厉害而且吵,长时间乘坐很容易疲劳,《士兵突击》里就有下车之后战士颠吐了的画面。同时速度相对较慢,毕竟是履带的,再快也快不到哪里去。再有就是防御力不足,最多挡挡炮弹破片和轻武器直射,面对大口径机枪都无能为力。反正都是防不住,我为什么不装备价格相对便宜,速度快,坐着也舒服的轮式装甲运兵车呢?

嘘,小心点,咱不要惊醒他,要不然又要弄二两。

《士兵突击》还是很写实的

小雨,滴滴啪啪,雨点比刚才稠了点。校园里,唯有的三两棵翠柏在雨点的冲刷和春风的爱抚下,起了反应,直挺挺的,也更加绿了点。

因此在冷战中后期开始,各个主要国家开始不太发展履带式装甲运兵车了,比如说中美俄的89式,m113,mt-lb就先这么用着,着重发展履带式步兵战车和轮式装甲运兵车。前者可以选择一个装甲步兵排里面多装备一辆履带式步兵战车来装下三个步兵班。后者作为”战场滴滴”更为合适,坐起来也相对舒服一点。当然,悍马之类的轻型装甲车进一步抢了”战场滴滴”的风头,美军士兵开着满地跑。

“你醒了,钱?”

美军就是四辆”布莱德利”步战车装三个班

“嗯”

不过各国也没有完全忘记履带式装甲运兵车的存在,毕竟纯机械化部队还是追求全履带化的,毕竟全履带化的机械化部队通过性很强,基本上什么地形都能走。另外就是履带式装甲运兵车空间大,可以让携带重武器的小组较为容易的坐进去,比如100mm迫击炮,反坦克导弹等等。另外就是可以改造成各种特种车辆,比如医疗车,侦察车和指挥车等等。

“干啥去?”

这也就是说履带式装甲运兵车的另一个发展趋势:平台化,或者说通用底盘化。

“开闸,放水。”

还是以中美俄三国为例,这三个国家新一代的履带式装甲运兵车基本上就是一种中型通用平台。除了承担基础的运兵功能外,开始改装成各种特种车型。

……

解放军目前的主力装甲运兵车是zsd-89装甲运兵车,发展型号为zsd-89的改进型号,一般称之为”89改”。主要特征是六个小直径负重轮和侧裙板上的波浪纹加强筋,尤其是后者是和04a步战车底盘区别的一大特征,04a底盘的侧裙板上的加强筋是横向的。

齁……齁……

这是89改底盘的战场侦察车,拉长了车体以扩充车体空间,所以变成了六个小直径负重轮

唯一不同的是,好像比刚才升了一个Key。

说道使用89改底盘出场率最高的武器,就不得不说pll-05a型履带式120mm迫榴跑,作为重型合成旅营一级的重要支援火力还是颇有上镜率的。

有点后悔和他一起去吃饭。

波浪纹加强筋证明了其是89改车族的一员,一个合成营营炮连有六门炮

“走,权,跟我去,保证你不会后悔。”

美军的m113系列本来就有多种衍生车型,而m113的后续车型ampv上来就叫”多功能装甲车”,60%到70%的部件与”布莱德利”步兵战车”可以相互通用。有多种衍生车型。美军打算逐步用ampv换掉老将m113。

“是吗,那咱去哪吃?”

ampv的原型车,也是六个负重轮,为了扩大内部空间各国基本都选择加一对负重轮以拉长车体

“跟我走就是了,便宜又实惠,管饱。”

ampv的五种型号。

“外面下雨了,咋办?”

俄罗斯算是这方面起步比较早的,btr-50之后苏军就不再发展履带式装甲运兵车了,从btr-60开始就是轮式装甲运兵车。履带式装甲运兵车的职责交给了mt-lb多用途装甲运输车。这是一款非常成功的中型通用底盘,在苏联/俄罗斯之外的国家都获得了很高的评价,既可以作为装甲运输车,也可作为牵引车和自行火炮底盘,目前俄军对其加以改造之后还在俄军中服役。

“不要紧,你不有伞嘛!你带着伞,我带着你,开路。”

mt-lb多用途装甲运输车

啪啪啪……啪啪啪……雨点爽快地砸着我那翠柏色的帆布伞。

俄军本打算用”库尔干人-25″作为新一代中型通用装甲车底盘,但是目前俄罗斯的经济情况不太好,一时半会难以推开,所以只能先用着mt-lb了。

春风拂面,杨柳依依。

底盘性能还是不错的,但是还是那句老话,一分钱难倒英雄汉,t-14″阿玛塔”坦克批量装备都有困难,更别说这些小兄弟了。

“春天来了,万物复苏,大草原的动物们……的季节……”身后小区的广播不知是中了春的毒,还是被赵老师入了股,连续播了三天了。

新闻举报

“哈哈,不错。”两个上下跳动的红尖尖,从那辆绿皮卡的车头前露出了头,如雨后的红蘑菇。

分享至图片 1

“哎,钱,今天你打算吃啥?”

相关推荐

“吃蘑菇”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前面两个蘑菇走去。

换一换

“哈哈……不错,不错。”

24小时热文

……

为您推荐了10篇文章,点击查看

“哈哈……不错,不错,这一步算的不错,给你满分了。”其中一个“蘑菇”发声了。

“谢谢同桌,谢谢你长久的辅导,才有我今天的这一步。”另一个“蘑菇”感谢道。

“啧啧啧,权,你看看,虽然毛还没长全,但这种雨下大伞仍不忘学习的精神,值得我们……”

“将军,双炮将军,死路一条”两个“蘑菇”起身了。

顿时,钱张着嘴,怔怔的站在原地,好像听到了远处隆隆的炮声。

啪啪啪,雨点打击着伞裙,一袭春风拉扯着密密的雨丝糊在脸上,透不过气,憋得脸红,而且脸上火辣辣的,啪啪啪……

“嗯,那个……钱……咱中午吃啥?”

炮声好像止了。

“吃,蘑,菇!”钱忽然魂归身体般,重重的一字一字地说。

“哈哈,好!”

“要红色的”

“嗯”

“要大个的”

“是”

“要一口吃俩”

“中”

钱长长的舒了口气……

啪啪……啪,随着最后一滴的雨对帆布伞的道别,这场耗时三个半小时的春雨也终于要与故事说拜拜了。

啤酒,花生,瓜子仁;香烟,烤肠,蜂蜜水,大减价,大减价,一视同仁啦。远远地听见了,嘈杂的大喇叭声。

久违的花花市场也终于入眼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